首页 新闻 财经 体育 房产 娱乐 汽车 时尚 科技 教育 旅游 健康

首页 > 财经

专访 | 温氏投资二期消费基金首轮募集完成,一年内全部投完

发布时间:2022/6/8 15:20:08

“一家年度净利润超过12亿元的CVC投资机构,背后是11年的砥砺付出。

温氏投资近日宣布二期消费基金首轮募集完成,基金规模2.5亿元,出资人包括温氏股份(300498)、百亚股份(003006)、唐人神(002567)、新州投资等。

此前,温氏投资管理的2.65亿元一期消费基金于2020年底成立,出资人包括温氏股份(300498)、新州投资和清科母基金,并在12个月内投资完毕,投资了包括茶里CHALI、同欣体育、金浩茶油、长龙航空、钛动科技、珈凯生物、哆猫猫儿童食品等在内的一众优质项目。

温氏投资总经理罗月庭表示,新成立的二期消费基金将保持同样的投资节奏,在一年内完成全部投资。 

消费投资赛道的「寒意」尚未完全消退之际,温氏投资的消费基金在募资与投资方面的双向顺畅,显得难能可贵。

罗月庭

温氏投资总经理

(受访者供图)

在春涧资本的采访中,罗月庭认为消费服务是一个长坡厚雪的赛道,需要长期主义。他并没有讳言去年四季度至今消费赛道的「冷」,同时他也提到了当下科技赛道的「热」。他认为,科技进步的成果在物化以后,大多会依托消费服务实现终端呈现,这也是温氏投资持续押注消费赛道重要原因之一。

其二,目前中国经济发展稳字当头,稳中求进,“消费关乎衣食住行,如何进一步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其实就是消费升级。所以说,消费不仅是最核心的民生保障,同时涉及到庞大的就业人口,对稳民生稳就业稳住经济基本盘有重大意义。”

面对大消费所覆盖的方方面面,罗月庭以「一体两翼」作为温氏投资深耕消费服务领域的重点投资方向,「一体」指以面向C端消费者为主的品牌消费服务主体,「两翼」即与「一体」紧密相关的供应链体系和科技赋能体系。“相对于模式和业态,我们更关注产品和技术,更加关注企业的运营效率和成长韧性。”他强调说。

- 01 -

从容的投资节奏

「不差钱」的募资方式

成立于2011年的温氏投资,实收资本5亿元,是国内著名农牧食品集团温氏股份全资子公司,于2014年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完成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登记,其投资的千禾味业、华夏航空、美团点评、起步股份、百亚股份、盈趣科技、保利物业、行动教育、万凯新材等近20家企业成功在A股或港股IPO上市,同时还有粤海永顺泰、登康口腔、同欣体育等十余家企业将在2022年度完成IPO上市及申报。 

经过十一年发展,随着对行业覆盖不断垂直细分,依托温氏股份在消费食品领域的产业布局和行业积淀,消费服务已成为温氏投资非常重要的一个投资方向。温氏投资的一期消费基金就是在这一背景下诞生的。

作为一家CVC投资机构,温氏投资无论是一期还是二期消费基金,温氏股份都是作为基石投资者参与出资。背靠市值超千亿的温氏股份,温氏投资在募资方面向来都是从容的。

温氏投资执行总经理兼消费行业组负责人黄海平提到,这种「不差钱」的从容决定了温氏投资的单支消费基金规模并不大。“我们的LP包括外部出资人和自有资金,自有资金就是集团(温氏股份)提供的资金。集团对这部分资金是要计算资金成本的,以此来考核投资业务的资金使用效率。在集团资金可持续性的情况下,我们更希望小步快跑,提高资金的周转速度。所以,我们的单支基金规模不求大,更关注投资效率和给出资人带来的回报。” 

这种募资方式在市场上是没有参考依据的,黄海平说,“一般而言,投资机构都希望尽可能一次性募更多钱,尽快落袋为安,我们没有这种顾虑。” 

充裕的资金来源,赋予了温氏投资快速出手的投资风格:每期基金(消费基金)在12个月内投资完毕,一期基金投完,同时开启下一期基金。 

这不意味着为了投而投。黄海平介绍,温氏投资2021年度净利润超过12亿元,同时还有多家企业在近期成功IPO和在IPO排队中,即将迎来新一波上市退出高潮,“温氏投资不会为了投而投,不会降低项目的投资标准。” 

- 02 -

从「摘苹果」到「往前投」

一家年度净利润超过12亿元的CVC投资机构,背后是11年的砥砺付出。 

罗月庭感慨,温氏股份早在2011年集团还未上市(温氏股份于2015年上市)时就开始布局投资,这是集团董事会一个非常果断的重大决策。“温氏投资刚成立的时候,在集团组织架构上就是独立经营单元,直属集团董事会领导,这给了我们一个很高的起点,集团内部在资源资金、产业协同、业务支撑、管理赋能等方面,都给了我们极大的支持。温氏投资发展至今,所取得的这些成绩,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集团赋予了我们一个高起点的开局,赢在起跑线上。” 

而今来看,温氏资本成立的2011年,是中国CVC开始进入发展窗口期的起点之年。彼时,CVC鲜被关注,除了新希望旗下的厚生资本,国内成立CVC的传统企业少之又少。此后,随着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大爆发,以一大批新生代投资人创办的高榕、源码、蓝湖等投资机构为标志,VC2.0时代来临,风险投资不再是红杉、IDG、软银等第一代VC的天下。与此同时,CVC亦迎来大发展,机构数量与投资金额皆显著增长。 

目前国内CVC主要分为互联网CVC和非互联网CVC,前者是以腾讯、百度、京东、阿里等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后者则是以温氏股份、碧桂园、联想集团等为代表的传统企业。 

温氏投资刚成立的几年,主要以Pre-IPO阶段的投资为主。“投这类项目风险低、周转快,虽然收益率不算高,但符合我们CVC的资金属性,因为我们还是希望低风险的稳健型。”黄海平说。 

以此投资策略为指南,温氏投资投资了众多优质项目,千禾味业是其中的典型代表。作为一家农牧业集团旗下的CVC,温氏投资在初期天然地围绕食品板块进行产业链投资。“我们持续看好调味品行业的健康化升级,2010年千禾味业推出‘头道原香’系列产品,开启了健康酱油元年,虽然当时作为原料的焦糖色业务占整个营收比例仍超过50%,我们相信这是一家能够不断突破的成长性企业。”黄海平说。千禾味业成立于1996年,2012年接受温氏投资的投资入股,于2016年在上交所主板上市。 

黄海平说,Pre-IPO的投资策略为「摘苹果理论」,“苹果树上的苹果都已经很成熟了,你去摘下来就可以了,不要去等还是青青的没有熟的苹果。”每年净利润大几千万却从未进行过融资的千禾味业,显然是一颗理想的「熟苹果」。 

但2019年以来,一二级市场的差价普遍收窄,破发频现,甚至出现估值倒挂的现象,意味着一二级市场套利空间越来越小,类似千禾味业这样的「熟苹果」越来越稀缺。Pre-IPO型套利策略的失效倒逼着创投机构将投资行为向企业的发展前期推进,也就是所谓的「往前投」。

「往前投」极为考验投资机构的眼光与决策能力,“我们研究后认为,「摘苹果理论」已经不复存在了。我们要继续在这个行业立足的话,必须要做出改变,对行业的研究要更加深入。”黄海平说。正是在这一契机之下,温氏投资调整了投资策略,并在内部进行了行业分组,开始在聚焦行业内「往前投」。 

- 03 -

消费投资不可忽视的视角:供应链 

温氏投资「往前投」的策略,在其一期消费基金中得到了直接体现。该基金共投资了茶里CHALI、同欣体育、金浩茶油、长龙航空、钛动科技、珈凯生物、哆猫猫等7个项目,包括领投了哆猫猫亿元级的A+轮融资,领投了茶里CHALI亿元级的B轮融资,领投了珈凯生物的B轮融资,领投了同欣体育的A轮融资,独家投资了长龙航空亿元级的A轮融资。 

“茶里和哆猫猫对我们来说都算偏早期的项目,放在两年前是比较难投的。”黄海平说,“虽然我们说「往前投」,但并不是说去投天使轮,一般是A轮或者A+轮以后。”

黄海平

温氏投资消费行业组负责人

(受访者供图)

茶里是黄海平主导投资的项目。他说,食品行业的本质围绕柴米油盐酱醋茶展开,而其中,温氏投资已经投资过米(克明面业)、油(金浩茶油)、盐(中盐股份)、酱醋(千禾味业),“就茶还没有投过了。”但他对茶叶行业的关注,则早已有之。此前,黄海平投资了云南一家综合性旅游公司,而这家公司重要的利润来源是旅游购物——卖茶叶,这成为他研究茶叶行业的契机之始。“中国的茶叶市场规模超过5000亿元,但目前却没有一家A股上市公司,这是为什么?”

黄海平研究后发现,茶叶行业存在诸多问题,包括农户种植散乱、供应链不集中,茶叶的品质无法标准化,在终端销售中面临「有品类无品牌」的困境,“大家都知道云南的普洱茶好,但知道要买云南的哪家公司或哪个品牌的普洱茶吗?大家都知道西湖的龙井好,但知道要买西湖的哪家公司或品牌的龙井吗?”黄海平说,这就是茶业在销售终端面临的「有品类无品牌」困境,虽然茶业市场规模很大,但却散乱无品牌,无论是上游的种植,还是下游的销售,都没有特别大的企业或品牌,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中国只有名茶,却无名企」。 

在他看来,国外茶业巨头公司立顿则以袋泡茶的形式很好地解决了产品标准化问题。“我们现在买的很多茶叶,就像是去菜市场买的猪肉一样,是初级农产品,不具备消费品或者快消品的形态。买一罐茶叶回去,泡茶的时候自己抓一把,这一把是多少,不同人之间差异很大,但立顿就把这个标准化了。所以初级农产品要做成快消品,有两个核心的标准化,首先就是形态标准化。” 

其次,则是价格标准化。“理论上来说茶叶的价格波动是很大的,比如西湖龙井,雨前的龙井和夏天的龙井可能相差多倍,但消费者如果在商超里面买茶叶,看到相隔两个月的产品价格差多倍,肯定是很难接受的。这就是供应链需要解决的问题。”黄海平说。

基于这些思考,黄海平开始刻意寻找相关茶叶产品。他在淘宝上开始搜索关键词「袋泡茶」,把排名前十的产品全部买回来,全部喝了一遍。茶里的产品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得到了他的青睐。巧合的是,茶里当时正在启动新一轮融资,不早不晚。

“我这几年一直在思考茶叶标准化的问题。和茶里的创始人谭琼见面后,我就提到茶叶行业面临的很多问题,特别是标准化的问题。茶里的袋泡茶就很好地解决了这些问题。见面后我就决定这家企业我一定要投,因为茶里解决了行业痛点。”而今,茶里翻倍增长的销售额,印证了黄海平当初的判断。 

黄海平进一步阐述,温氏投资之所以投资茶里,最重要的是看中了其强大的供应链能力。今年1月,茶里集团总部在广州南沙落成,包括总部办公大楼和生产大楼,生产大楼不仅建设了年产能 5 亿包的袋泡茶精加工工厂,配备了日发货量 1 万单的 AGV 智能机器人仓储系统,还联合中科院茶叶研究所共建茶里实验室。这意味着茶里成为国内拥有全自动化生产中心、研发中心、国际茶学院三位一体的茶产业研究中心和精深加工生产制造中心的袋泡茶企业。 

“过去几年,消费赛道的投资逻辑很多是依据互联网的数据增长模型来做判断,但温氏投资消费基金的核心投资逻辑还是企业核心竞争壁垒的建立,其中不可忽视的一环就是供应链能力。茶里解决了供应链的标准化问题,甚至建成了全国领先的标准化生产袋泡茶的工厂,这才是我们投资茶里的首要原因。”黄海平说。

供应链本就是产业链一角。“从上游的供应链到中游的生产品牌端,再到下游的渠道端,我们的投资是上中下游全部打通。”黄海平说,“我们投资一家企业后,就会在相关上下游挖掘投资机会,沿着这个产业链去投资布局。” 

- 04 -

消费企业的发展不是从0到1,

而是从70分到80分,从80分到90分

当下的消费投资赛道静悄悄,这是一个无法忽视的事实。黄海平认为,这是一个回归理性的过程。

“像2020年到2021年,消费赛道太火的时候,说实话,会导致我们出手比较难,经常被高估值挡在门外。”黄海平说,一级市场消费企业的估值真正回归理性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过去一年多太火了,很多创始人对估值的预期都很高。估值回归理性我估计还需要点时间,得到今年下半年甚至到四季度。二级市场回调很快,但一级市场回调很难,需要时间。” 

显然,对投资机构而言,当创业者心态调整、估值回归之后,是一个更有利的出手时机。他说,虽然目前受疫情影响,消费企业面临一些压力,“但消费是民生的基础,吃喝住行是人们日常生活的组成部分,我也不相信疫情会永远持续,终有一天还是会好转的。只要回归正常,消费企业的发展也会回归正常。” 

黄海平表示,不同于移动互联网行业从0到1的发展趋势,消费行业的发展趋势是从70分做到80分,或者从80分做到90分。“比如我们投的茶里,是做茶叶的,而茶叶在中国已经存在了过千年;比如我们投的哆猫猫,是做儿童零食,这个行业也是早就存在的。所以说,我们投资的企业或行业是本来就有的,只是新的创业者能做得更加好一点,效率更加高一点,也就是我刚才说的把一个东西从70分做到80分,或者从80分做到90分。在这个阶段的企业成长性不同于移动互联网行业从0到1的那种快速增长,而是稳健的增长,所以估值不会给得那么高。估值太高的话,就很难投资。” 

- 05-

塑造网络生态

深耕消费领域

「塑造网络生态,深耕消费领域」,是罗月庭提出的温氏投资消费基金的定位。他说,温氏股份一直以来非常重视构建产业生态圈,而温氏投资作为一个投资触角,“可以更好地突破边界,把这个生态圈的外延给无限扩展出去。” 

根据罗月庭的阐述,塑造网络生态所需的纽带包括资本、数据与知识。“资本既包括资金,通过参股、控股等投资方式,也包括资源,具有产业资源的CVC已成为众多企业优先选择的合作伙伴。数据与知识是我们的信息化特别是数字化建设。温氏股份于2021年4月牵手华为全方位战略合作,加速数字化转型,成为行业领跑者。我们投资的很多消费企业,都会不定期地到集团总部来座谈交流,我们会在数字化方面提供一些实践经验交流。” 

正是基于温氏产业背景和企业文化,在消费领域的国企混改中,温氏投资的CVC定位获得了中央和省市各级国企的认可,温氏投资先后参与了央企中国盐业股份有限公司、广东省属国企粤海永顺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市属国企重庆登康口腔护理用品股份有限公司的混改。

罗月庭表示,「共创,共享,共治,共益」的投资理念决定了温氏投资所具备的不同于其他机构的竞争力。“温氏股份的企业文化就是「齐创共享」,所以我们做投资希望不仅仅是停留在发现价值的层面,更想通过践行投资来和企业共建生态,共创价值,优化治理,共享成长,以协作成就价值共同体。在这个网络生态中,我们希望去中心化,不是以温氏投资为中心,而是让每一个合作企业自成中心。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发挥网络生态的价值,支持每一个合作企业更好更快地发展壮大。” 

关于如何深耕消费领域,罗月庭总结了「三化」驱动力:

首先是战略生态化。“要以生态化的思维看待每一个合作企业,以开放的网络生态方式让大家融合进来。”他说,不仅要有这样的生态愿景,更要有这样的生态构建能力,“过去11年,我们在消费领域的细分赛道投资了很多优秀的龙头企业,包括「高端酱油第一股」千禾味业、「儿童鞋服第一股」起步股份、「卫生巾第一股」百亚股份、「支线航空第一股」华夏航空,等等,围绕这些龙头企业自成圆心的供应链上下游,很多小的生态圈自然而然应运而生。” 

第二是网络赋能化,“其实就是大家经常提到的投资赋能。我们要通过构建网络生态,让网格上每一家企业建立更多有形和无形的链接,形成一种主动赋能机制,不仅仅局限于投后阶段,赋能需要前置,在投资过程中即可通过融入网络来实现赋能”罗月庭说,这也是温氏投资作为CVC投资机构所具备的独特优势。

第三是价值共创化。“通过前面的战略生态化和网络赋能化,最后价值是能够实现共创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并且形成一个不断自我强化的正循环。”罗月庭强调,温氏投资推崇利他主义,希冀和更多的创业者与企业家共创更大的价值,“企业家的成功,才是我们的成功。”

推荐阅读

一加手机史上超大购机优惠,10亿福利礼包大放送!即日起至 3 月 31 日期间,一加推出新机开赛季游戏礼包,一加 10 Pro新购机用户在游戏中心活动页即有机会领取新机兑换券、一加 10 Pro胖达白、swit【详细】

智能制造、至臻把控 欧曼以“高品质”引领国六重卡新时代“重卡就是我们的赚钱利器,能不能赚钱说到底还是得看车子的质量!”从事煤炭运输10多年的石家庄欧曼司机杨师傅一语道破重卡的关键问题:“只要车子质【详细】